NiNiNi

◎盜筆主黑花、瓶邪,其他CP推廣可

◎全职主叶蓝、喻黄、韩张,其他CP推廣可

◎灣家人

◎主繁體字

◎喜歡開坑,不喜歡填坑(#

◎噗浪→www.plurk.com/xjp013442013442

如果全職裡的大家都變成老鼠

*PO主腦洞很大,相對的大家也都OOC了


*CP很雜,大概有葉藍、雙花、喻黃、周江、翔肖、林方


能夠接受就繼續往下吧↓↓↓↓


*葉藍場合


  葉修是隻稱職的布丁鼠,養不到兩周整整重了200克,拿著都覺得沉。平時也不愛跑滾輪,平常的興趣就是吃吃睡、睡睡吃,牙齒癢了咬一下磨牙磚,飼料沒了叫一下就會有人來補,過得簡直比人爽。但是這樣的葉修平時有一項癖好,就是逗逗楓葉鼠——藍河。


  藍河這隻楓葉鼠過得很認真,每次一吃完飼料就是去跑滾輪,跑累了喝個水再吃一顆葵花子,吃完繼續跑。每天都是這樣,累了就睡覺,醒著就跑滾輪,身材看著也就比葉修健壯一些,以人類的角度來說就是身材精壯...

室溫26℃

◎OOC注意

◎繁體字注意

◎幼稚園文筆注意

◎信不信我發這篇文只是因為房間冷氣很冷,冷到我睡不著(#

◎好像沒辦法承接上文(? 看不爽請輕拍,說好不打臉的啊QQ


之二


  葉修要來G市,藍河說不興奮都是騙人的,但總歸也不是小學生,不至於會興奮到睡不著覺。在King size的雙人床上輾轉難眠,兩人份的床位只有一人份的溫度,待在冷氣房裡終究還是有點冷。


  藍河裹著冷氣毯在床上亂滾,想著能消耗一些體力,讓自己能夠入眠,滾著滾著頭就撞到了床頭櫃,"咚"的一聲好不響亮,撞得藍河齜牙裂嘴,但是兩手都被毯子裹著,一時也解不開,想著撞傷就這樣隨他去吧,起床後如果有想到再讓葉修幫...

室溫26℃

◎我已經連著好幾天都失眠了
◎OOC注意
◎幼稚園文筆注意
◎手機排版傷不起QQQ
◎第一次寫那麼多欸(#

之一

一夜無眠。
藍河的慣性失眠又發作了。總發生在事情比較多的時候,比如寒暑假。
平時因為課業而無法上線的學生黨,隨著夏天的到來,他們也如同熱浪來襲,總鬧得遊戲裡烏煙瘴氣。
今天稍早,藍河才剛去解決一群小伙子搶了其他公會怪的事,好不容易用一些材料打哈哈過去,另一邊又傳來誰跟誰互嗆,那個誰秒了那個誰,撿走了爆出的裝,轉手就賣出去。被爆裝的當然那個心裡不痛快,叫了一群人來給他評理,結果對方一個不開心就下線了。小伙子們一口氣都哽到喉頭了卻發不出來,在公會頻道裡刷頻,說多不滿就有多不滿。
這事情雖然不大,但也引起了...

信/黑花

腦袋渾沌什麼東西都打得粗乃了,腦洞沒有極限,跟聞了明星花露水可以返老還童一樣沒有極限辣

Tag→盜墓筆記、黑花
可以的話就繼續往下吧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一早醒來,解雨臣發現身旁的床位已經沒有那人的溫度,沒有多想便起身去刷牙洗臉。走進浴室拿起漱口杯,才發現鏡子上貼著一張便條:「親親小花兒早安~哥先出門啦~這次的斗有些凶險,估計不會回來的太早。餐桌上放著哥精心製作的早餐,記得吃喔~」署名是你親愛的。

解雨臣看完便條牙膏沫都從嘴角流下來了,趕緊刷完牙跑去飯廳看,果不其然飯桌上也放著一張紙條:「早餐吃完記得要洗盤子啊親親花兒爺!然後冰箱裡還有一些菜,記得拿...

凍僵的腳趾/黑花

Tag→盜墓筆記、黑花
可以的話就繼續往下吧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氣象預報還是別全盤相信比較好。
入夜的低溫和冷風讓解雨臣緊了緊身上的大衣,邊趕回家邊在心裡咒罵著年紀已經大到可以當他爸爸的氣象主播。
「這麼冷哪叫回暖……」加快了腳步,只希望能儘速回到開著暖氣的住屋,洗個熱水澡、躺在溫暖的被窩睡去。
還有那令人眷戀的溫暖懷抱。
--
「呦!花兒爺回來啦!」才剛打開家裡大門,便看到從房間走出來的人類,就算是在家裡也是穿得一身黑,墨鏡好似本體般除非萬不得已,否則絕不摘下。
「早知道就讓你開車去接我,現在可好了,下雪了,外頭冷的要命,路上又塞車,回個家各種不順利啊……還有那什麼鬼氣象預報……」脫下...

羊肉爐/胖花

Tag→盜墓筆記、胖花

能夠接受就繼續往下吧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「呦!花兒爺如此有興致,來吃羊肉爐啊?」解雨臣前腳剛踏進火鍋店,就聽見那熟悉的洪亮嗓音。環顧了四周,只見那人獨自坐在店裡正中間的圓桌。
嘈雜的聊天聲、三五成群的好友相互拼酒、小孩的遊戲哭鬧聲不絕於耳,這些事彷彿都和孤身一人的王胖子絕緣。
解雨臣走向前,胖子的餐桌上有一鍋湯,味道聞起來應該是藥膳的,還有幾樣小炒,餐具放了兩副,王胖子自己先吃了起來,興許是肚子餓得受不了了。
「看來胖爺的人爽約了啊?」解雨臣自顧自地坐在那空下來的位上,自顧自地吃起來了。「服務生!麻煩這裡再加點一碗飯,蔥爆羊肉、生肉片、羊心、薑絲羊肚各來一份!」椅子都還沒坐暖,解雨...

凍僵了的雙手/花黑

先把舊的全發上來,過段時間再來發新的

Tag→盜墓筆記、花黑、微BE

能夠接受就繼續往下吧↓↓↓↓↓↓

「瞧你凍得。」解雨臣語帶笑意,向被冷得瑟縮發抖的小黑貓伸出雙手。貓咪喵嗚了聲,跳向解雨臣,舒服地蹭了蹭解雨臣,窩在他的懷裡。
「吶、瞎子,別睡著了。」抱著黑貓走向沙發,踢了踢躺在沙發上的男子。「起來,躺在這會感冒的。」放下貓咪,蹲下身牽起黑瞎子的手,冰冷的、失溫的。
黑瞎子沒有動靜,解雨臣起身進房拿了件毯子,順手拿了暖暖包。
用毯子把瞎子包得只剩頸部以上露出來,捂得緊實。拆了暖暖包,把它放在瞎子的手掌,希望能給他一些熱量,一些溫暖。
抱著貓咪進了房,倒在偌大的床上,一個人的床太大太冷,縱使如此,棉被也能帶...

© NiNiNi | Powered by LOFTER